網絡賬號註冊容易註銷難?平臺在打“小算盤”!

  • 时间:
  • 浏览:10

  假冒註冊的賬號明目張膽,要註銷賬號卻困難重重。近年來,網絡平臺賬號註冊容易但註銷難的問題一直備受關註,這究竟是技術所致還是利益使然?業內人士指出,用戶信息極具商業價值,網絡平臺此舉意在保持隻增不減的用戶數量。

  註冊容易註銷難

  近日,某單位發現微博、微信等互聯網平臺上有多個冒用單位名義註冊的賬號,有些冒牌賬號甚至還經過平臺進行瞭企業官方認證或個人身份認證,該單位想發函統一清理,誰知註銷流程極其繁瑣。該單位相關負責人說,個人微博用戶在填寫身份、工作單位、職務等信息時並不需要提供相關證明文件,導致在微博查找到數百名自稱在該單位任職的個人賬號,又有幾十個認證為該單位合作夥伴的企業賬號,對單位的品牌形象造成不良影響。該負責人表示,這些微博賬號在清理時不能直接關閉,隻能刪除昵稱,將用戶名更改為一串數字,這並不是真正的“註銷”。

  而在微信平臺上,隻能通過微信公眾號進行投訴才能處理冒用賬號。有些冒用賬號在搜索時就能看到,而有些冒用賬號隱藏很深,註冊的名稱看不出與某企業有任何關系,但公眾號在簡介或推送文章中會指出與某企業是合作關系,企業往往接到用戶投訴電話、瞭解情況後才知道是冒用賬號欺騙瞭用戶。

  據多方瞭解,微信平臺對於已經丟失公眾號的找回手續更加繁瑣,每個賬號均需要先填寫資料、發送郵件、打款驗證、等待驗證等才能找回再發起註銷申請……有時半個月過去瞭,也沒能順利註銷一個賬號。

  平臺在打“小算盤”

  “註冊容易註銷難”的現象並非個例。

  近年來,在微博、微信等平臺假冒名人、機構或媒體的名義開通賬號的事件時有發生。試想,冒牌的機構賬號在單位不知情、沒有提供證明材料的情況下通過審核、輕松註冊,平臺更是加以認證,公眾很容易信以為真,不法分子如果假借機構的名義發佈虛假信息、損壞機構名譽甚至詐騙錢財等,勢必擾亂網絡生態秩序,導致不良社會影響,造成嚴重後果的還可能涉嫌犯罪。

  與註冊認證的簡易程度相反,關於賬號的註銷難題不絕入耳。“註銷難,難於上青天”“註銷過程復雜到想哭”“被註銷過程弄得心力交瘁”……網友紛紛吐槽許多平臺註銷入口難尋、註銷流程費勁、註銷成本太高等問題。業內人士指出,平臺賬號註銷難實則侵犯用戶的知情權、自主選擇權乃至隱私權。

  專傢分析稱,從根本上看,賬號“註冊容易註銷難”背後,更像是基於互聯網平臺自身利益的一種“潛規則”所致。用戶數據信息是衡量平臺價值和市場競爭力的關鍵指標,平臺在打自己的“小算盤”,意在提升用戶數量、避免用戶流失。北京市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認為,現在很多平臺註冊容易,註銷很難,因為這些平臺需要流量,需要用戶數量,可以利用這些去拉投資、吸引廣告商。

  在利益驅動下,平臺想盡辦法讓用戶數“隻增不減”。一方面盡可能降低註冊難度,審核把關往往形同虛設,導致冒牌賬號蒙混過關、遍地橫生。另一方面又提高賬號註銷門檻,設置重重障礙,“千方百計”讓用戶難以註銷,從而維持用戶數量、用戶規模的穩定,同時繼續保持對用戶數據信息的占有。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孫萬松律師表示,用戶在平臺上的所有痕跡和數據可以視作平臺的一種“資產”,隻要用戶不註銷,其“資產”的價值就不會降低。

  懲罰來得更嚴厲些

  整治賬號亂象迫在眉睫,遏制冒牌賬號要從源頭抓起。根據國傢網信辦發佈的《互聯網用戶公眾賬號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互聯網用戶賬號名稱管理規定》,互聯網平臺應當落實管理主體責任,對使用者提交的賬號名稱、簡介等註冊信息進行審核。平臺必須扮演好“守門人”的角色,嚴格把關、認真審核,避免無資質者“掛羊頭賣狗肉”,同時築牢“防火墻”。

  而保障賬號註銷權,重在解決“不讓註銷怎麼辦”。工信部在《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中規定,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在用戶終止使用互聯網信息服務後,應當停止對用戶個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並為用戶提供註銷號碼或者賬號的服務。違反上述規定的,將由電信管理機構依據職權責令限期改正,予以警告,可以並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的罰款。

  盡管有明確規定,但相對企業的獲利驅動而言,其懲罰力度和威懾力明顯不足。專傢表示,解決“註銷難”的問題,不缺技術缺決心,不妨將適用的懲罰舉措“升格”,讓懲罰來得更嚴厲些。監管部門要對網絡平臺加強監管,對於不顧用戶正當權益的運營者,要進行有效的事後懲戒。隻有把“註銷難”當違法侵權處理,將違法成本提高到能遏制企業逐利沖動的地步,“賬號註銷難”才能盡早銷聲匿跡。

  總之,賬號“註冊容易註銷難”實不該!一傢負責任的互聯網企業應該有良好的機制,不以犧牲用戶的合法正當權益為代價,否則,即使制造出所謂“光鮮亮麗”的用戶數據,也難以讓人信服和尊重。(李雪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