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抗疫群英譜】鸚鵡唱歌ICU醫生:跨越生死線

  • 时间:
  • 浏览:21

  作為一個ICU白衣戰士,她挽救瞭40位新冠肺炎患者的生命;作為一個專業醫者,她保護瞭許多面臨高度危險的戰友,並多次踏上生死線……

  董芳,李文亮等人被評為首批烈士武漢市第三醫院首義院區ICU主任,一位不斷與疫魔搏殺拯救生命的女戰士,深夜躺在值班室,總是熱淚滿襟。

  2月26日,對於董芳而言,是奮戰的一天,是光榮的一天,也是傷痛的一天。當天從早到晚,她都在ICU搶救病人。中午匆匆吃過盒飯,就在住院樓走廊上拉開鮮紅的黨旗,她舉手宣誓,成為光榮的預備黨員。晚上8點,她終於遠遠見到瞭分離1個多月、剛從生死線上回來卻還在隔離的丈夫……

  董芳在工作中。受訪者提供

   1.病人的生死線

  董芳第一次接觸新冠肺炎患者是1月10日。那天,她到醫院中西醫結合內科感染科病房會診。一位老年病人呼吸困難,隨時要插管上呼吸機。雖然董芳意識到這位病人是有傳染性的,但看到病房外傢屬焦慮期盼的眼神,她毅然跨進瞭病房,查看患者病情。

  “病人傢屬很期待地看著你,需要你進去看一下病人的狀況,然後出來告訴他。我必須進去!”董芳回憶說。

  此後,不斷有新冠肺炎危重患者住進ICU病房,董芳每天都要面對這些生命垂危有高度傳染危險的患者。2月14日,武漢市第三醫院首義院區被指定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點醫院。

  2月17日下午,一批危重患者同時進入病房。董芳和同事們忙得汗流浹背。有個患者在樓下的運送車裡上不來,董芳就推瞭一輛輪椅下瞭電梯。老人被運送人員抱上輪椅。老人太瘦弱,以至於小小的個子在輪椅上縮成瞭一團。董芳隻能一隻手環抱住她的胳膊,另一隻手推著輪椅,上瞭電梯。終於到瞭10樓,董芳大聲呼喊同伴,一起將患者轉運到病床,進行後續搶救。

  有同事勸董芳,有的危險操作就別做瞭,萬一感染上怎麼辦。“可生命那麼寶貴,不做的話,這條命不就沒瞭?”董芳想。

  2月18日上午,120救護車又轉運來一名昏迷患者,這是一個肥胖的男性老年人。董芳和同事們一起將患者推進ICU。他的老伴流著淚反復說:“你們一定要救救他啊!”

  病人有糖尿病,血管條件非常不好,輸液速度怎麼也快不起來,需要快速建立深靜脈通道。這在平時不是一個問題,但現在一切都變得很難。董芳需要彎腰90度,基本和病人臉貼臉,雙手戴3層手套。護目鏡過瞭幾個小時就模糊一片,防護服下層亞洲視頻天堂的衣服早已被汗濕瞭幾層,一切隻能憑感覺!等董芳接好瞭輸液管,病人的血壓終於有瞭起色。

  不到兩月,40個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生命,被董芳和她的ICU團隊從生死線前拉瞭回來。

  越過生死線去世的有七八個患者,每一個逝者都讓董芳久久難以忘懷。“有一個50多歲的病人,今天搶救瞭一天,我希望他能夠活下來,能夠好轉,這是我目前最大的願望。”董芳2月26日晚告訴記者。

  後來,記者收到董芳的短信:“很悲傷,他走瞭!”

  “我覺得挺遺憾,我還是覺得沒有幫到的人太多瞭,我隻是覺得盡力做我能夠做的事情,看能不能換來病人的一點點希望。”董芳說。

   2.戰友與自己的生死線

日本超級巨乳電影一級

  疫情初期,武漢就診發熱病人突增,各大醫院不斷有醫務人員感染,急診科成為重災區。然而武漢第三醫院感染的醫務人員相對較少,至今隻有一位男護士感染。董芳的職業敏感,保護瞭許多同事。

  1月初,董芳的丈夫陳偉工作的武漢市劉德海去世中心醫院發現幾例不明原因肺炎。他回傢告訴瞭董芳。董芳同時參加瞭國傢疾控中心專傢的培訓,培訓時說不明原因肺炎是一個呼吸道的疾病,沒有確定人傳人。但董芳敏銳地感覺到,呼吸道疾病就很容易通過飛沫傳播,類似於肺結核。於是她馬上第一個向醫院申請給ICU配N95口罩、防護服和空氣消毒機。ICU病房原來是大通間,董芳又想辦法改造成隔離病房,安裝瞭56臺移動滅菌站。她在全院第1個培訓N95口罩和防護服的使用方法,全科找視頻學習,嚴陣以待。

  “我感覺這就像打仗一樣,得先把戰壕挖好瞭,才能去打,不然的話就會暴露在流彈面前,如果自己倒瞭,就沒有辦法去戰鬥。”董芳常對科室的同事們說。

  董芳自己也幾次踏上瞭生死線。

  最危險的事發生在2月24日,天較悶熱,董芳正在ICU救治新冠肺炎病人,防護服穿瞭好幾層,滿頭大汗,汗水流到她的N95口罩裡。N95口罩防水性能好,把汗水兜住瞭,口罩內大富翁層全部打濕。她一吸氣,汗水汗就吸到鼻子和嘴裡,讓她快要窒息,腦袋一陣暈眩。董芳趕快讓其他醫生接手,而她必須馬上從10樓下到1樓清潔區才能脫防護服。她不敢跑快,因為呼吸一急促,吸的又是水。如果把口罩拉下來,便有被傳染的危險,因為10樓和電梯裡都是污染區。等電梯時感覺很漫長,電梯上到3樓停一下,在8樓又停。飽受煎熬的她感覺沒法呼吸,終於等到電梯下去,短短的路兩小無猜程她走瞭15分鐘,但她還是堅持按順序脫防護服、鞋子、護目鏡、外層口罩,每一個步驟完瞭都進行手消,最後摘下N95口罩時,董芳長籲瞭一口氣,感覺自己像是起死回生。

  “新冠肺炎病人呼吸困難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種可怕的感覺?”董芳又想到瞭病人。

   3.丈夫的生死線

  1月18日,董芳的丈夫陳偉因為感染而住院瞭。

  陳偉是武漢中心醫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兼門診辦主任,經常為患者做喉鏡檢查,近距離接觸患者呼吸道。1月上旬,董芳勸陳偉上班戴N95口罩。陳偉說:“N95口罩比較少,要留給一線的人用。”

  “在醫院你也是一線的,你也應該戴。”董芳急瞭。

  “那不行,我要留給他們戴。”陳偉很堅決。

  1月16日,陳偉開始頭痛,肌肉酸痛,沒有發燒,他以為是流感。到1月1僵屍先生38日,陳偉說很nga難受,然後他就趁董芳在醫院值班,悄悄地去瞭武漢中心醫院住院。一拍CT,左肺有磨玻璃影,很快確診為新冠肺炎。董芳忙趕去他的隔離病房探望,從那之後,董芳一個多月沒能再見丈夫。

  “他那段時間是真的很忙,他們不停地開會。他有專傢門診,還有手術,每天凌晨兩三點鐘回傢。他其實身體是不錯的,因為太疲勞瞭,抵抗力下降,才被感染的。”董芳反復念叨著,哽咽不已。

  更讓董芳揪心的是,已是重癥病人的陳偉沒能使用高流量給氧設備治療。“當時他沒有那個設備,我好著急,我真的怕他呼吸衰竭瞭,會要氣管插管,就像我的病人一樣……”董芳說。

  終於過瞭最難熬的日子,陳偉在2月21號病愈出院,還需在醫院附近的酒店隔離14天。1月26日晚8時,董芳來看望丈夫,終於看到瞭在生死線上抗爭瞭一個月的丈夫。陳偉在4樓打開窗戶,董芳在樓下,夫妻倆隻能喊話問候,互道珍重。

  董芳這天很開心,為丈夫正在康復開心,也為自己當天宣誓入黨開心。她在2月2日遞交瞭入黨申請書。說起入黨,她真誠地說:“疫情發生以來,黨員都在帶頭攻堅克難,我很受感動,我覺得我應該向黨組織靠攏!入黨宣誓時,當國際歌響起,我覺得平時自己在做救人的事,此刻更感到是在完成一個偉大的歷史使命!”

  “希望疫情快點結束,希望住院的病人能夠快點康復出院,大傢都能夠恢復正常的生活,我的丈夫和孩子也能夠回傢!”董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