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快三注册

组织机构

首页 >> 正文

一生积淀 百年回响——张奎良教授入选20世纪中国知名哲学家

发布时间:2019-10-16 16:01:23  

《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哲学卷》于日前出版发行。这部纪传体著作勾画出20世纪一百年来最有影响力的华人哲学家研究路径的变迁和学术生涯的沉浮,国内54位哲学领域各学科的领军人物和泰斗大师被收录在第三分册。我国著名哲学家、我校哲学学院教授张奎良位列其中,系目前黑龙江省唯一入选的哲学家。

“书写中国近代科技史”的《概览》工程

2004年3月,已故著名科学家钱伟长院士致信中共中央,建议编研出版《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这一建议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并于2006年获批“十一五”国家重大出版工程。2007年4月,《概览》地学卷正式启动评议、遴选工作,由12位院士组成的“超重量级”编委会确保了《概览》工程的质量和权威性,更为其秉承“回顾历史,展望未来,溯迹先辈,探索人生”这一宏大的编研宗旨夯实了基础。

《概览》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传略,全套纸书分为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三大领域下的21个学科卷别。它以纪传文体记述中国20世纪在各学术专业领域取得突出成就的华人科学技术和人文社会科学专家学者,展示他们的求学经历、学术成就、治学方略和价值观念,彰显他们为促进中国和世界科技发展、经济和社会进步所作出的贡献。《概览》哲学卷主编系83岁高龄的中国当代著名美学家和哲学家、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汝信,杨春贵、方克立、谢地坤等19位著名哲学家任编委。

包括高清海、邢贲思、蔡厚仁、张奎良等在内,此次哲学卷收入的54位学者,其研究方向囊括哲学领域的八大学科,专业建树和学术成果影响了整个20世纪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哲学研究领域及人类社会生活,在结合现实、回应现实问题以及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进步服务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如果说,“记录近代中国科技历史、铭记新中国科技成就”是编篡《概览》一书所秉承的学术情怀、是其所彰显的时代意义,那么,用“一生积淀,百年回响”来形容其所收录的数千位华人学者的科学精神、学术操守和卓越贡献,可谓实至名归。

他奏响了“以人为本”的前奏

张奎良,1937年出生,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转向的推进者之一,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有机契合的倡始人之一,国家级教学名师,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教学及科研团队的领军人。

自1980年在《学术与探索》杂志上发表第一篇学术论文《异化概念在马克思主义形成中的历史地位》,并在学界促成了研究和探讨异化问题的学术气候以来,至今张奎良已出版著作13部,发表论文近200篇。曾有媒体这样评价,“中国哲学界著名的‘三次论战’都与张奎良有关”。1988年,他提出了“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论”,招致一片反对的声音。经过讨论,他的观点被收录进中国中青年学者文库,后来随着社会发展,党和国家也提出了政治文明的发展方向。1994年,他发表重量级文章《试论马克思哲学“以人为本”》,马上引起了学术界的质疑和批评。然而十年之后,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2008年,他再次抛出“思想炸弹”——《马克思所理解的“封建制”》,旨在挑战中国人的惯性思维。每一次新观点的抛出,都让张奎良成为舆论质疑的焦点,但面对压力,他敢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始终走在时代的前沿。经过实践沉积,他的理论往往又成为对国家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引航标。

入选《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张奎良系黑龙江省哲学界第一人,也是目前唯一一人。这一成就不仅充分彰显了他本人在学界的地位,更是黑大哲学乃至龙江哲学的骄傲和殊荣。回顾张奎良的主要研究领域和重要学术成果——“社会主义与异化”、“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与邓小平理论的契合”、“以人为本的前奏”、“唯物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互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他的情怀根植于脚下的土地和头顶的星空,他的视野和思域着眼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为“邓小平理论是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建立社会主义的新突破和新境界”做出哲学意义的澄清和辨识。他将以人为本的唯物主义基石和社会和谐的辩证法灵魂相结合,勾勒出现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基本画面,以璀璨的研究成果回应了“哲学应源于生活,指导现实,说明实际”的诉求,在人才辈出的中国哲学领域发出了龙江学人的学术之声。

“不折腾”的哲学家和他的黑大情结

“哲学是一种智慧,一个先进的国家和民族,其哲学一定是发达的。辩证的思维可以让我们绕过生活中的许多暗礁,从而抵达一条通常的道路。”“哲学在对世界二重化的把握当中,不满足于对世界的表层认识,而是深刻理解这个世界,在认识世界的同时也认识人类自己。”“哲学不是空中楼阁,而是与国家、人民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些闪耀着哲学之光的精辟言论,并非印制在大部头的学术著作中,而是出自张奎良的课堂语录。作为国家级教学名师,张奎良不仅把凝练一生心血的学术精华倾囊授予学生,用理性的思辨精神以及马克思哲学的历史思维方式和实践思维方式影响学生,更用学人的胸襟、情怀和担当为学生树立了榜样。2011年3月29日《光明日报》“学问人生”专栏刊载了张奎良的文章《人生治学两相济》,其中言道:“我要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宣传和研究中,以身示范,把学生引导到健康而光明的道路上去。”一生致力治学育人,张先生桃李满天下,更培养了许多有出息的学生,他们之中有省级、厅级领导干部,有博士生导师,有国家级、省级教学名师,也有相关专业的国内著名专家学者……张奎良以此为“对拳拳之心的慰藉”。

自1960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黑龙江大学,至今已55年。有人说,这是一个勤勉的、有个性的、天才的学者将一生奉献给了一所大学和一方讲台。但张奎良自己却说,“这是黑龙江大学培养和成就我的55年。”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进入人民大学学习“马列主义基础”的情形,通过研读《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著作,让他产生了一种关于专业自身的莫大的荣誉感以及“与马克思主义更加贴近”的幸福感。彼时,只有19岁的张奎良就已经明确了人生的方向:“这不是在追逐一种谋生的本事,而是在学习一种博大精深的理论,这种理论正是对一种崇高事业的呼唤和澄明。”如今,他在年近八旬之际回顾并总结累积了半个多世纪的人生领悟,依然坚定地认为,是黑龙江大学给了他学术研究的平台和学术成长的空间,而他的整个人生与学术紧密相连,更与这片校园紧密相连。“一辈子,一个单位,扎根在一处,挺好!”张奎良甚至将自己的成就也归功于这种“不折腾”的心态和际遇,因为“只有一心朴实地做一件事,才会有所收获。”

翻阅着足有740余页、86万余字的《概览》哲学卷,其卷首简要回顾了学科发展的简史,卷末附学科发展记事,与传文相映照,反映出了中国哲学学术专业领域的百年发展脉络。张奎良教授的手指轻轻抚过目录,带着令人动容的感慨——在这部以传主年龄排序的著作中,置于首页的大部分学者现已故去,这些足以震撼中国学术界的名字以及他们的观点、发声,连同他们留给整个学界和中国社会的学术成果精华,已被忠实、真实地加以整理和记录,并终付于梓印,流传后世。这一刻,张先生表现出了只有智者才有的达观和远见,“我们是20世纪的知名科学家,那已是上一个世纪了。未来,还将出现更多的、更有建树的、为国家发展和学术进步做出更多贡献的科学家。”

79岁高龄的张奎良教授谈到“未来”,眼睛中竟充满了新鲜的喜悦和童真的光亮。“我还不老,就是耳朵不太灵,但思维很灵,脑袋不笨!”他说,自己目前依然在做研究、写文章,依然保持着每年3到4篇论文的产量,2015年将有一部他的著作出版问世。

关闭